男子出售两只自养珍稀鹦鹉 获刑两年并处罚金三千元

顾开贵 李铁柱   佟晓宇   2018-08-30 10:04:06

深圳男子王鹏向别人出售了6只自己饲养的鹦鹉,后经认定,其中两只为濒危野生动物物种。深圳宝安区法院以王鹏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,王鹏不服提起上诉。二审改判王鹏有期徒刑2年,并处罚金3000元。2018年5月,王鹏已出狱……

出售自养珍稀鹦鹉,一审判决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获刑5年

1985年出生的王鹏,在深圳一家数控设备厂做技术工人。2014年4月,王鹏和同事在工厂厂房附近捡到了一只鹦鹉并饲养了起来,为了让这只鹦鹉不寂寞,当年5月,王鹏又花280元买了一只雌性鹦鹉和这只做伴儿。随后一段时间,王鹏开始饲养鹦鹉,最多的时候,他一共养了40多只。

据王鹏妻子任盼盼介绍,丈夫王鹏“东窗事发”,系买方谢某某被抓后供出王鹏。2016年5月17日,王鹏被警方羁押,次日即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。

公诉机关指控,2016年4月初,王鹏将自己孵化的6只小太阳鹦鹉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出售给谢某某。后经法院查明确认,6只中只有两只是小太阳鹦鹉,另外4只玄凤鹦鹉,无证据表明玄凤鹦鹉是珍贵、濒危鹦鹉。

一审判决书中称,2016年4月,王鹏将自己孵化的两只小太阳鹦鹉(学名为绿颊锥尾鹦鹉)以每只500元的价格出售给谢某某。同年5月7日,公安机关在王鹏宿舍查获小太阳鹦鹉(人工变异种)35只,和尚鹦鹉9只,非洲鹦鹉1只,共计45只鹦鹉。这些鹦鹉都是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二。

根据最高人民法院《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规定,刑法第341条第一款规定的“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”,包括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国家一、二级保护野生动物、列入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附录一、附录二的野生动物及驯养繁殖的上述物种。“因此,虽然本案所涉的鹦鹉为人工驯养,亦属于法律规定的‘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’”。

法院认为,王鹏售卖两只小太阳鹦鹉(绿)给谢某某的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。另还查获45只列入《公约》附录二的被保护鹦鹉待售,属犯罪未遂,依法可减轻罚。辩护人认为45只鹦鹉不是用于出售的意见与查明事实不符,不予采纳。

据此,宝安区法院一审判决王鹏犯非法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判处有期徒刑5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。

事件回放:雨天闯进一只鹦鹉 改变了一个家庭

王鹏与任盼盼2014年10月份结婚。一只鹦鹉的出现,改变了这个家庭的轨迹。

与王鹏在同一个工厂工作的曹二军回忆说,有一天下雨,车间内跑来一只鹦鹉,不能飞,他和王鹏就捡回来养着,王鹏非常喜欢,买了一只配对,谁知道时间长了竟然下蛋了,蛋又孵化出小鹦鹉。

在任盼盼眼中,丈夫老实善良,乐于助人,没什么业余爱好,抽烟喝酒都不沾边。一开始养鹦鹉,任盼盼持反对态度,她觉得一个男人养鹦鹉是玩物丧志。但身边的人说王鹏没有不良嗜好,就养点鸟而已,任盼盼就没有再干预。任盼盼说,为了养好鹦鹉,王鹏花了很多精力,工厂有一片花坛,丈夫种过高粱、向日葵还有青菜,经常晚上去超市买别人挑剩下的廉价玉米,喂各种水果,鹦鹉受伤了,还用云南白药给它们包扎。

王鹏自学养殖技术,宿舍里的鹦鹉数量不断增多,到被公安查获时竟然达到了45只。任盼盼说,丈夫对鹦鹉特别细心,爱护有加,没有吃没有虐待,通过自学养殖技术,让鹦鹉数量变多了,没想反而为此遭受5年牢狱之灾。

曹二军知道王鹏被判刑5年也深感意外,“他不是跑到外面抓野生的来卖,他是繁殖来的。”

“估计大部分人和我一样还不知养这种鹦鹉犯法”

王鹏于2016年5月17日被羁押,一个半月后被逮捕,和妻子靠书信交流。2016年5月30日晚间,他在深圳市第一看守所给任盼盼写了第一封信。任盼盼收到这封信已经半月有余,从他们开始交往那天算起,还从未分开这么长时间。

王鹏知道自己的案子很严重,感觉“挺迷茫的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”。他提醒妻子,去百度贴吧里的鹦鹉吧、小太阳鹦鹉吧发个帖子,看看有没有和他差不多的案子或者别人有没有建议。写到这里,王鹏悲观地表示,“不过我估计绝大部分人也和我一样,还不知道养这种鹦鹉已经触犯了法律。”

在网络上搜索“小太阳鹦鹉吧”,里面有大量小太阳鹦鹉的帖子,网友分享小太阳鹦鹉的饲养乐趣,也有多个出售帖子,便宜的200元一只,贵一点的900元一只。

任盼盼说,有一天两个邻居家的孩子过来玩,问“小弟弟的爸爸去哪里了”。她忍不住哭起来,“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解释,我跟孩子们说叔叔因为养鹦鹉被抓起来了?”

孩子渐渐长大,任盼盼担心孩子也有一天会问爸爸怎么回事。“我立志要上诉,要讨个说法。这件事完全会改变我们的人生轨迹,给我们上了一堂沉重的司法课。”任盼盼说。

任盼盼给法官写过两次信,反映家庭所面临的困境,替丈夫求情,也请同事出具书面证明,以此说明王鹏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具有良好品格。任盼盼一共提供了6份来自同事的证明,1份同学的证明。

任盼盼住的宿舍内,挂着一张10元钱买来的字画,上面用毛笔写了一个大大的“爱”字,下面是“因为有爱,我更坚强”8个字。据任盼盼说,这幅字画出自一位被截肢的小女孩,给了她精神上的鼓励。

二审改判有期徒刑2年

一审宣判后,王鹏不服上诉到深圳中院。在此前的庭审中,被列入野生动物保护名录,但为人工驯养繁殖的鹦鹉是否是《刑法》所指的“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”成为争议的焦点。辩护律师当时为王鹏作了无罪辩护,律师认为,人工变异种不同于野生动物,本案中的鹦鹉繁殖能力较强、人工饲养数量庞大是不争的事实,王鹏涉嫌出售的2只人工绿颊锥尾鹦鹉不应该属于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。

2018年3月30日,深圳中院经过审理对该案二审宣判。深圳中院认为,王鹏非法收购、出售珍贵、濒危的野生鹦鹉,收购出售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,论罪应该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。王鹏家中查获的45只鹦鹉是待售,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没有得逞,是犯罪未遂,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。鉴于多数涉案鹦鹉是人工驯养繁殖,社会危害性小于非法收购、出售野生、繁殖的鹦鹉。一审认定事实清楚,但判决量刑过重,法院予以纠正。

深圳中院最终以非法收购、出售珍贵、濒危野生动物罪,判处王鹏有期徒刑2年,罚金3000元。刑期到2018年5月16日止。

律师:希望能修改相关司法解释

对于这个判决结果,王鹏的代理律师徐昕表示,相较于一审的5年量刑,二审结果是有所改观的,但他们还是认为王鹏的行为不该认定为犯罪。涉案动物是王鹏自己饲养繁殖的,鹦鹉的种类复杂难辨,不是专家难以明白,让一个爱好者来分辨这到底是哪种鹦鹉,是否属于名录保护的一二类保护动物很难。

徐昕表示,我国《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所列的人工繁育动物种类较少,目前第一批只有9种。但这个名录之外,有大量公约附录的一二类动物被人工繁育并商业利用,如果有人通过网购或者在花鸟市场买到这些动物,会不会和王鹏一样被定罪量刑?为避免这个情况,希望能够修改相关司法解释。

附记:此案当事人王鹏被二审法院改判有期徒刑2年后,于2018年5月16日出狱。王鹏说,为了几只鹦鹉坐牢,非常不值。2年的牢狱生活,常会想起家人,觉得亏欠家人太多。妻子任盼盼说,王鹏出狱后,先回老家把身份证重新办好,再根据他的意愿,决定是否继续申诉。如今,任盼盼准备把惠州的房子卖掉,一家人打算离开深圳,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……

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男子出售两只自养珍稀鹦鹉 获刑两年并处罚金三千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