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隔 60 年漂洋过海在一起

口王雪 陈婷   2016-05-08 00:43:04


口王雪 陈婷

日本女士沟胁千年和中国军人杜江群(原名庹存宝)之间的爱情故事,从上个世纪50年代一直延续至2014年。2014年6月,在他们相识相恋60年后,沟胁千年女士的骨灰从日本被带到武汉,在扁担山公墓和她一生挚爱的人——杜江群合葬在一起,了却了她生前的夙愿。

2015年3月29日早上,武汉下着霏霏细雨,杜江群的侄孙和爱人为他们的两位前辈敬献了鲜花。在沟胁千年与杜江群的合葬墓碑上,有这样一段纪念沟胁女士的铭文:“一九四四年从日本来到中国东北,随后十年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护士随军南下,参加了解放战争及和平建设。其间与军人杜江群相识相爱。生前遗嘱将部分骨灰葬于中国,与杜江群合墓。”

这座合葬墓的背后,是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绵延情愫……


沟胁千年和杜江群年轻时的照片

解放军日籍女护士和解放军军校男教员,相识相恋在解放军疗养所

1944年,还不到16岁的日本女孩沟胁千年来到中国东北,目睹了中国人民所经历的水深火热的苦难。不久,她以志愿者身份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。1945年8月,日本投降,沟胁千年没有选择回到日本。在解放战争中,她随着解放大军从北方南下。1952年夏,沟胁千年和另外7名日籍护士,从广西南宁军区303医院调到解放军羊楼洞部队疗养所。

羊楼洞地处湘鄂交界之要冲,就在这里,沟胁千年和当时因患结核病正在此疗养的杜江群结识。

时年29岁的杜江群,是解放军一所学校的政治教员,曾有过地下党经历。他虽然病重,却依然乐观。当时,不少伤病员都排斥外籍护士的照料。看到沟胁千年着急的样子,杜江群站了出来,说服伤病员配合医护人员的工作,安心接受治疗。相处一段时间以后,两个年轻人擦出了火花,他们常常在一起散步、谈心,感情慢慢升温。

然而,杜江群的肺结核病时好时坏。有一次杜江群发高烧,因为洋楼洞缺水,无法用凉水降温,这急坏了沟胁千年,她拿出攒的零花钱买来冰棍为杜江群降温,使杜江群度过险情。

1953年,沟胁千年被调到湖北襄阳军区医院。在离开羊楼洞的那天早上,她将一些绣花的手绢、枕套和画着彩图的书信,塞到了杜江群的枕头下。

1954年下半年,沟胁千年又从襄阳调到武汉东湖疗养院。

此时,杜江群的病愈发严重,而沟胁千年也面临着日本家人希望她回国团聚的催促。她写信告诉杜江群,妈妈正在寻找她,爸爸和哥哥在战争中都离开了人世,妈妈一个人带着3个女儿艰难度日,日夜盼着她回去。沟胁千年也纠结着,她放心不下杜江群,并不愿意回日本。

接到来信,杜江群心情沉重。他舍不得心爱的姑娘,但又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自私,于是写信告诉沟胁千年:为了你的妈妈,你必须回国去!

1955年,沟胁千年启程返回日本那天,已在病危之际的杜江群让人用担架抬着,来到武汉关的码头,和心上人依依惜别。他们两人都未曾想到,这竟是彼此的永别。

中国男友去世后,已回日本的她终生未嫁

沟胁千年回国后,杜江群和她以书信往来,诉说离别相思之苦。然而,1956年,也就是沟胁千年离开武汉的第二年,33岁的杜江群因病情恶化,离开了人世。

得知中国男友去世的消息,在日本的沟胁千年悲痛万分。在此后的漫长岁月里,她从未忘记这段在中国的情缘,常常回忆起和杜江群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她也因为这段感情,选择了一个人过一辈子。

杜江群的侄女欧阳蔚怡,在上世纪80年代去日本留学,曾和沟胁千年共同生活过一年。2014年,欧阳蔚怡为合墓事宜回武汉,并在博客上记录了她记忆中的沟胁千年女士以及合墓的细节。

据欧阳蔚怡的讲述,得知杜江群因病去世后,沟胁千年女士从此在家中的客厅里,放上杜江群的照片,每天都要给他摆上饭菜、茶水和花草。每逢杜江群的忌日,她还要特别供上一碗粥,因为她听说杜江群在最后的日子只能喝粥。

欧阳蔚怡说,沟胁千年女士曾给她看了一直保存着的杜江群的来信。尤其是杜江群临终前用颤抖的笔迹写下的诀别文字,更是催人泪下。也可能是这种难以忘却的感情,让沟胁千年从此无法接受其他人。

沟胁千年女士一直忠实地遵守着分别时对杜江群的3条承诺。这3条承诺是:1.回日本后加入日本共产党;2. 一直要坚持做医务工作者;3.中日建交后一定要再来中国。

沟胁千年女士始终在履行着承诺。1987年,在离开中国32年后,她来到中国,辗转联系到杜江群生前战友王家騄,以及杜江群的妹妹也就是欧阳蔚怡的母亲庹友生,提出希望为杜江群扫墓。

然而,因为种种原因,杜江群的坟茔已难觅踪迹。沟胁千年女士和王家騄、庹友生商量后,决定以3人名义共建一座空墓以示纪念。墓碑上,沟胁千年女士的落款是“你永远的朋友”。

1988 年,在坟墓即将完工时,沟胁千年女士从日本寄来了白色的兰花,庹友生定制了杜江群和沟胁千年女士的瓷像,将这些都放进了墓穴中。

当时,沟胁千年女士来武汉住在庹友生家中。欧阳蔚怡的堂哥庹晓林回忆了那时的情景:姑妈庹友生让在学校食堂工作的他请了一周的假,为沟胁千年女士做些中国的特色菜。庹晓林记得当时做了宫保鸡丁、武昌鱼、咕咾肉等家常菜,沟胁千年女士很喜欢。

庹晓林说,沟胁千年女士那次来武汉,还去友谊商店买了一台电视机,赠送给当年杜江群去世时所在的医院。

此后,沟胁千年女士多次来中国扫墓,也和庹家保持联系。沟胁千年女士每次来,都会带些小礼物,“她对我们都非常亲热,非常慈祥、和善,就像是一家人。”庹晓林回忆道。

1995年,沟胁千年女士还特意到洋楼洞,重新踏上那片她和杜江群曾一起生活过的土地。2006年,77岁的沟胁千年女士再次来到武汉,最后一次祭扫杜江群之墓。

生前留遗愿:将部分骨灰葬于中国,和“永远的朋友”永远在一起

2012年,83岁的沟胁千年女士在日本去世。她生前的心愿是,将部分骨灰葬于中国,和杜江群埋在一起。

一直旅居日本的欧阳蔚怡,深得沟胁千年老人的信任,并在老人家人的理解下得到部分骨灰。欧阳蔚怡在博客中记录了合葬的故事:由于杜江群和沟胁千年两人已相隔60年未见面,她担心杜江群会不认得已经年老的沟胁千年女士,便把沟胁千年女士从年轻到年老的部分照片,以及她珍藏的两个笔记本,还有沟胁家族坟墓边的土壤,连同沟胁千年女士的骨灰一起带到了武汉。

欧阳蔚怡记录道,沟胁千年女士珍藏的笔记本,是当年杜江群赠予的,里面有两人写下的赠言和同事、亲人的照片,还有沟胁千年女士用中文抄写的普希金爱情诗篇。

欧阳蔚怡说,在联系安放沟胁千年女士骨灰的过程中,扁担山公墓需要合墓两者的关系证明。于是,她便给扁担山公墓管理处写了信,讲述了杜江群和沟胁千年两人之间的故事和当年修缮墓碑的过程,得到了管理处的理解。

2014年6月,欧阳蔚怡带着沟胁千年老人的骨灰和物品回到武汉,重新修整了墓碑,亲自将沟胁千年女士的遗物放进了墓穴中。虽然他们分开已有半个多世纪,但由于沟胁千年女士的矢志不渝,终于和她牵挂一生的人走到了一起。

《百姓生活.上半月》2015年8月第8期 目录

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时隔 60 年漂洋过海在一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