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新觉罗:一个姓氏的百年沉浮

口方澍晨   2016-05-08 00:43:54


口方澍晨


清太祖努尔哈赤画像

1979年春节过后不久,一个年轻人走进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右中旗某派出所。他叫金建华,是科右中旗职业高中的体育老师。

他此行的目的是要改名,他写下要改的名字:“爱新觉罗·恒钛”。“你是皇族啊!”看到这几个字,户籍警察惊讶地问他。

自1911年隆裕太后发布退位诏书,此后几十年间,“爱新觉罗”这个代表着中国末代皇朝的姓氏,几近销声匿迹。

贵族姓氏改动混乱

1911年辛亥革命后,各地相继发生排满事件。为了避祸,许多满族人改换衣饰,并改用汉姓,自称汉族。曾经的贵族姓氏“叶赫那拉”被改为“叶”或“那”,“钮钴禄”改为“郎”,“赫舍里”改为“高”“康”“赫”等。

这造成了金建华一家姓氏的混乱。他的父亲姓“金”——爱新觉罗的意译,姑姑姓“溥”——爷爷那一辈名字中的第一个字,大伯姓“毓”——他们这一字辈的首字。

皇族远支在姓氏的改动上也颇为混乱。爱新觉罗家庭主要分“宗室”和“觉罗”两种身份,努尔哈赤之父的直系子孙为“宗室”,多改姓“金”。努尔哈赤叔祖父的后裔称“觉罗”,多改姓“肇”,取“清肇祖子孙”之意。顺治入关后,追尊努尔哈赤六世祖孟特穆为“清肇祖”。

即便改变了姓氏,许多爱新觉罗家族后裔过得也十分艰难,特别是在“文革”期间。

皇族身份不再是累赘

1978年对爱新觉罗家族的人来说,是一个转折的年份。

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各地政府陆续制定了诸多对满族的优惠政策。满族人口也随之直线上升,由1978年的265万上升到1982年的429万。

1979年年初,金建华决定改名。改名过程十分顺利,但对身份证上的新名字,起初并没有什么人叫,熟悉他的人还是习惯叫他金建华。直到1993年他从内蒙古调到河北三河市文化馆工作,在这个新的环境,周围的人终于都叫他“恒钛”了。

也是在1979年,在绘画、书法等领域的圈子中,这个落寞已久的姓名开始显露峥嵘。一些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代,开始将自己的书画收集到一起展览,逐渐形成了“爱新觉罗画派”。 恒钛说,“我们的画延续了共同的特点,但又各有特色。是这家族的人,但没有得到这种画风传承的,不能算是这个画派。”

大概从1980年开始,自称爱新觉罗的人逐渐多了起来,其中一些,身份可疑。

醇亲王载沣之孙、溥任之子金毓嶂说,“有的是为了钱,好像觉得有这么个名字,画可以多卖俩钱。”“好多人挺有成就的也不张扬,越真的越低调。”

延修宗谱面临着难题

“爱新觉罗”乱象,终于让这群“正统”的皇族后裔意识到了宗谱的重要性。

爱新觉罗氏最后一次修谱是在1937年左右,当时获得伪满州国皇帝溥仪的支持。那时在世的所有宗室、觉罗都名列其上。但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全面的宗谱问世。

然而,延修宗谱也面临着难题:什么人有能力辨别真假?即使是爱新觉罗家族成员们自己,也经常不能确定新出现的一个“宗亲”身份是真是假。

“之前的宗谱只到上个世纪30年代,我们后来出生的人都不在上面。”金毓嶂说。因此,家族成员只能靠互相询问父亲是谁、祖父是谁等来辨别身份。“时间太长,已经乱了,没法弄了,问谁去呀?老一辈都没了,再排肯定有假的。咱们只能问他,你父亲叫什么名,你爷爷叫什么名。他说‘忘了’。这能说他是真的吗?但也不能说他就是假的,因为可能有的就是忘了。家谱已经没了。只能查1937年那个宗谱,问他太爷叫什么。”恒钛觉得自己和亲戚都没有打假的能力。

“不要认为自己是皇族”

如今,金毓嶂对家族身世十分淡然:“不要认为自己是皇族,(现在皇族)什么都不是,有什么用啊!”

然而,不是每个人都与金毓嶂一样淡然。沈阳市辽中县蒲河村村民肇玉胜说:“俺们都姓爱新觉罗,都是镶黄旗。”蒲河村的人大多是努尔哈赤祖父之弟包郎阿的后代。村里人有时开玩笑会说“当年天下是咱们老肇家的”。不过在同为包郎阿后代的洪海波看来,“一个朝代过去就过去了呗,历史就是这么走的。皇上都没了,还什么爱新觉罗?”

在更年轻的一代身上,这个家族身世并没有留下太多印迹。金毓嶂及几个弟弟的孩子如今分别在环保局、中粮等单位工作,并没有多少同事朋友知道他们的血统。

《百姓生活.上半月》2015年8月第8期 目录

上一篇回2015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爱新觉罗:一个姓氏的百年沉浮